<tbody id="zr0x9"></tbody>
    <nav id="zr0x9"><center id="zr0x9"></center></nav>

    1. <th id="zr0x9"></th>
      <button id="zr0x9"><object id="zr0x9"></object></button>
    2. <th id="zr0x9"></th>

      <ol id="zr0x9"><object id="zr0x9"><blockquote id="zr0x9"></blockquote></object></ol>

      1. <button id="zr0x9"></button>

        <th id="zr0x9"></th>
        1. <th id="zr0x9"></th>
          1. 川南地區綜合性門戶網站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三章)

            川南在線  發布時間:2021-08-06

            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

            □ 冰 春

            謹以此書,獻給為中華民族的解放和新中國的建立而英勇奮斗、浴血革命的先輩們!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1)

            (本小說據真實歷史事件創作。根據創作的需要,小說中主要人物和瀘城均為化名)

            第三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三章)(圖2)

              羅熙之和袁騰崗密謀抓捕中共地下黨。插圖:魏聞聲

            1

              四月桔花開,五月槐花香。當春天的背影遠去的時候,夏天的腳步隨著漸漸變得豐盈起來的長、沱兩江之水,走進了瀘城。

              立夏過后,國民黨七十二軍全線進駐川南之瀘城、內江、宜賓、自貢等地,軍部設在瀘城。作為中校作戰參謀,任曉光鞍前馬后隨同軍長郭爾桂到各駐防部隊視事,很是忙乎了一陣子。當然,在勞累的同時,也頗多收獲,不但把各駐軍的機要等布防情況爛熟于心,也更加得到了軍座的信任,認為任曉光前期對各地城防山川地形地貌的實地勘察,為駐軍的布防打下了基礎,是一個有見地能力強的作戰參謀人才!副軍長兼新三十四師師長劉展緒和軍參謀長許亞軍也夸任曉光是個干才!一時讓一些師、團級軍官認為任曉光是郭軍長身邊的紅人、心腹愛將,和他套起近乎,特別是駐防瀘城的石龍楷團長,起初率先頭部隊開拔瀘城時,和他就有了一點交情,此時更是和任曉光稱兄道弟,不時和他推杯換盞,把酒言歡。這倒給任曉光的真實身份憑添了一層神秘的保護色彩。

              5月27日,上海解放那天,保密局西南特區區長徐遠舉來到了瀘城,隨他一起來瀘的,還有秦菲菲一干人。不兩日,國防部保密局西南特區瀘城辦事處成立,秦菲菲的身份也由《中央日報》駐西南長官公署國軍上尉特派記者變成了上校銜瀘城辦事處副主任,因主任老葉隨毛人鳳局長到廣州執行任務去了,秦菲菲臨時代行主任之職。羅熙之這才明了了秦菲菲原來是深潛多年的老軍統。這樣,瀘城就有了兩個軍統的特務組織,一個是羅熙之保安司令部的稽查處,一個是秦菲菲暫且代理主任的瀘城辦事處。一時更加白色的恐怖籠罩著瀘城,讓共產黨地下組織和進步人士感到山雨欲來風滿樓,加上七十二軍的開進,民眾生活處于軍警憲特無處不在的生活之中,充滿了驚恐壓抑。

              保密局瀘城辦事處成立的這天晚上,在瀘城軍人俱樂部舉辦了一個冷餐酒會,邀請了川南各區專員和警憲特的頭面人物參加。任曉光作為郭爾桂軍長的隨員,在酒會上才見到了已回瀘兩天的秦菲菲。徐遠舉在酒會上致辭說:奉國防部之命,保密局西南特區瀘城辦事處的成立,是代表西南特區視事川南,可見國府和國防部,特別是總裁蔣公對川南戰略要地的重視,它對鞏固西南大后方,對抗共匪具有不可替代的要津作用。希望川南各專區,對瀘城辦事處的工作鼎力支持!接著又介紹了一番秦菲菲,酒會舞會就開始了。

              徐遠舉領著羅熙之、秦菲菲不斷和頭面人物們碰杯,來到郭爾桂他們就座的騎樓式雅座時,徐遠舉正待介紹,郭爾桂已起身,伸出手握住了秦菲菲,對徐遠舉說不用介紹了,她是我作戰參謀任曉光的妻子。來,曉光,見過大名鼎鼎的徐區長,徐將軍。任曉光上前,對徐遠舉行了一個軍禮。徐遠舉哈哈一笑:真個是郎才女貌的一對!不好意思,任參謀,菲菲回瀘城后忙于工作,沒讓你們見上面,包涵!任曉光又是一個立正,說為黨國效忠,應該的!徐遠舉繼續笑道:不過,菲菲今晚就可以回家和你團聚了。任曉光還想表白什么,郭爾桂插話道:曉光,今晚你就不必回軍部了,酒會后你陪著菲菲回家吧。不過,郭爾桂開起了玩笑,你們小別勝新婚,別忘了補上請我喝喜酒哦!說完,和徐遠舉、羅熙之等人碰了碰杯,推說還有軍務,留下任曉光,和軍部來的一干人就走了。

              酒會未完,徐遠舉帶著幾壇銀溝頭產的瀘城大曲酒和一干隨從坐車趕回重慶去了。待任曉光和秦菲菲回到鳳凰山下的小院,已近午夜。

              走進臥室,未及和任曉光說話,秦菲菲第一個動作就是拿起電話機檢查,看是否被人安裝了竊聽器。任曉光雙手抱在胸前在一旁笑道:“放心吧,我每天從臥室到客廳都要查看一遍,沒有那東西。況且你現在已經是保密局瀘城辦事處主持工作的副主任,誰敢造次?”

              “噓,小心駛得萬年船!”秦菲菲做了一個繼續檢查的動作,任曉光只好和她分頭又將臥室和客廳檢查了一遍。

              待確認房間里沒有被安裝竊聽器,二人才坐下說話。

              “曉光,你有所不知?!鼻胤品坪攘艘豢谥樘m花茶,臉上透著嚴峻,說道,“目前上海已經解放,國民黨軍節節敗退。我軍解放東南、中南和大西南為期不遠。正是因為國民黨大勢已去,很多軍事等中樞情報又是從保密局等情治單位我黨的潛伏者泄露出去的,所以敵人不但瘋狂反撲,大肆捕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而且情治部門互相猜忌、掣肘、拆臺,內部的整肅和深挖我黨臥底也很瘋狂殘酷。最近重慶和下川江即川東一帶的地下黨組織遭到了嚴重破壞,上川江川南一線敵人正在密謀策劃對我地下黨組織實施打擊。就在前不久,由于叛徒出賣,我黨抗戰時就潛伏在軍統的一個電臺小組,被保密局西南特區破獲。徐遠舉在受到毛人鳳嘉獎的同時,也遭到了嚴厲訓斥,讓他徹底肅清內部共諜。因此,在西南特區站,徐遠舉對一些身處要津的人員,不管有沒有共諜嫌疑,都予以監視監聽。我來瀘城就職,徐遠舉給我的任務之一,就是監視郭軍長和老資格的軍統少將羅熙之的動向。當然啦,”說到這里,秦菲菲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輕蔑的笑容,“徐遠舉也一定會讓羅熙之監視我們和郭軍長的?!?/p>

              任曉光接話道:“還真是險惡,得加倍小心!那徐遠舉派你來瀘城,還給了你什么指令?!?/p>

              “兩點”,秦菲菲又喝了一口茶,“一是幫助制定川南各地潛伏計劃的實施;二是督導川南沿線城市兵工廠、電站、水廠等重要工業設施的破壞計劃的制定,以便解放軍占領川南時,施行爆炸,讓川南沿線城市成為死城。兩項計劃代號為‘川江行動’。瀘城辦事處明面上的工作,正如徐遠舉在酒會上說的,是代表保密局西南特區對川南各下屬單位視事,協調?!?/p>

              “太好了。由你掌控‘川江行動’計劃,那我們的情報豈不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嘛!具體的潛伏人員名單和定向爆破的工廠你掌握了沒有?”任曉光有些興奮,站起身踱著步說。

              “沒有?!鼻胤品仆d奮的任曉光,給他潑了一瓢冷水:“八字還沒有一撇呢,哪有那么容易?徐遠舉他們鬼著呢,為了相互交叉防范,肯定也給羅熙之之流下達了同樣的命令,讓他們明里暗里搞出兩套方案。瀘城辦事處剛成立,說什么讓我代行主任之職,你想,身為少將主任的老葉為什么不到任?還說隨毛人鳳到廣州執行任務去了,昨天我的一個從自貢回來的手下說,他在自貢看見了老葉和自貢專員卿云燦出入酒樓呢!這里面肯定有問題,看來老葉才是‘川江行動’的掌控者!我們務必要小心冷靜,謹慎行事,不可高興得太早哦!還是騎驢看唱本,——先走著瞧吧!”

              任曉光點了點頭,問:“你先前說敵人正密謀策劃對上川江一線我地下黨組織實施打擊,準確的情報掌握了沒有?!?/p>

              秦菲菲搖了搖頭說:“過幾天我將以瀘辦代行主任的身份到川南各地視事,可能會摸清情況 。明天先和羅熙之接觸一下再說罷。哦,對了,郭軍長進駐瀘城后的動向怎樣?聽我舅舅說上面曾有人說他象共諜,根據之一是說他太清廉,被老蔣和顧祝同他們駁回去了。你看他象共諜嗎?”

              “看不出來?!比螘怨庹f,“清廉倒是清廉,一家子來瀘城,行李只有一個皮箱和藤箱,小些的孩子都穿著補丁衣裳。這對于一個國民黨中將將軍的家族,實屬少見。從他偶爾談起準備在雷(波)馬(邊)屏(山)打游擊的話中,可以猜測出郭軍長對國民黨在西南的統治已不抱希望。菲菲,上級讓我們伺機策反并保護他的安全,你說,我們何時才能和他搭上談論策反的深層關系?”

              “別著急,用你的言行,慢慢來。等待大勢趨定的時候?!鼻胤品颇樕辖K于漾起了笑容,“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在他身邊深層潛伏保護好自己也保護好郭軍長,臘子魚同志!”

              “是,遵命!”任曉光故作嚴肅,“哎,黃辣丁同志,究竟你是上級還是我是上級,你給我下起命令來了?”

              “我們是夫妻!”

              兩人忍俊不禁笑了起來。

              “哎,收報時間到了?!毙^后,任曉光看了看手表說。

              已是解放區的天明朗的天的上海,代號巖鯉的關夢蘭給他們來電指示:保持電臺靜默,保護身份深潛,保護好郭爾桂,暫停一切聯絡。

              任曉光和秦菲菲看完電報,面面相覷。這意味著,他們將在一段時間里,既得不到上級的指示,也無法將情報報送上級。他們有些疑惑不解,但理不理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隱蔽戰線的性質,上級的指示必須執行!

            2

              毛毛雨,快點落,太陽出來點(種)包谷(玉米);包谷黃,過端陽。過端陽,吃五黃、一吃水糖(紅糖)粽子雄黃酒,再吃黃瓜燒黃鱔,包谷鹽(咸)蛋黃。

              農歷五月初五未到,瀘城的一些孩童就唱起了這首久已傳之的童謠。一九四九年六月一日,是為端午節,這天天還未敞亮,瀘城的正街偏街,大街小巷就飄起了菖蒲、陳艾、黃荊的清香。家家戶戶的門前掛上了這些沿襲數百年甚或上千年的據說可以驅邪避穢,甚至明末張獻忠屠川時掛上它們可以免死的芳香植物。只是由于連年戰事,經濟凋敝,素有魚米之鄉稱謂的瀘城也不例外,百姓的生活處于困頓貧寒之中,早已取消了一年一度端陽節在長江上劃龍舟搶鴨子的傳統習俗。但日子還得過,特別是中國的傳統節日,哪怕處于白色恐怖生活窮困之中,也要喝喝雄黃酒吃吃粽子,掛上菖蒲那些芳香的植物,以抒胸臆驅除晦氣,祈福著好日子的來臨。

              下午三時過后,任曉光從作戰參謀室出來,朝郭爾桂的辦公室走去。他要去請郭軍長和參謀長許亞軍前往川南第一樓會江樓看戲赴宴,借端午節之機補請他們吃他和秦菲菲的喜酒。

              郭軍長辦公室的門虛掩著,任曉光近至門前正待敲門,突然從會客廳傳來了說話聲。

               “亞軍啊,剛才你分析了上海被共軍占領后的局勢,我認為很有道理?!边@是郭爾桂的聲音,“你說國民黨氣數已盡,和我的看法一致:國民黨腐朽透頂,失盡人心,垮臺無疑。我們為這樣的政府殉葬,太不值得了。我們必須另找出路,你看有什么辦法沒有?”

              近五十年后,郭軍長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我的參謀長許亞軍,聰明英俊,我任第三廳廳長時我的一位陸大同學介紹他來任科長,以后他到余錦源的七十二軍任副參謀長、團長、參謀長,常來徐州陸軍總司令部見我?;春鹨壑衅呤姳唤夥跑妵鷼?,我接任軍長重整該軍時,由包圍圈逃出來到南京的許亞軍來見我,我非常高興,極力挽留他繼續擔任參謀長,對他很信任,認為他是我的老部下,對七十二軍又熟悉,必定可以輔助我暗中進行起義的準備工作。一天我借機會同他聊天,試探他的態度?!辉胨垂矐B度堅決,而且后來才得知原來他是隱藏在我身邊的軍統特務!慶幸的是,當時我沒暴露企圖,而是將計就計與他周旋。當然,免不了黨組織派來的地下工作者暗中保護,我才多次化險為夷。

              郭軍長對許參謀長說的話,讓任曉光大吃一驚,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那晚接到單線領導關夢蘭也就是巖鯉同志讓他們暫停聯系,保持靜默,保護好郭軍長的密電指示后,任曉光和秦菲菲夜不能寐,研判了毛澤東主席將革命進行到底,解放全中國的號令發出后,我人民解放軍乘勝進攻,節節勝利的大好形勢,以及目前大西南,特別是四川,以重慶為中心的川江和整個川南都處于嚴峻的白色恐怖之中,上級讓他們暫停聯系的意思就是隱蔽和保護好自己?!娩撚迷诘度猩?,待機出擊哦!想通了,兩人又擺談起一些人和事,末了,任曉光想起郭軍長說讓他們補請喝喜酒的話,對秦菲菲說過幾天就是端陽節了,不如就那日子請他們吧。秦菲菲問他們包括哪些人?任曉光說除郭軍長夫婦外,把我的頂頭上司許亞軍參謀長和作戰處長楊克敏、駐防瀘城的石龍楷團長也叫上吧!許參謀長和郭軍長關系挺好,這些人也許到時用得著,先拉拉關系,套套近乎吧。秦菲菲忍不住輕笑了起來:曉光,有句話咋說來著?——知人知面不知心哦!你們許參謀長,可是老軍統,我們保密局的人哦!你要擇機把這一情況透露給郭軍長,免得他們走得太近,郭軍長哪天栽在許亞軍的手里!任曉光暗暗吃驚:你怎么知道?確切嗎?沒幾個人知道,秦菲菲說,除了徐遠舉,瀘城就我一人曉得。這還是聽說我要到西南特區瀘城辦事處任職,保密局機要處我的一個同學私下告訴我的,說萬一有什么需要軍隊出面的事兒,可以去找他配合。哦,對了,干脆把羅熙之也請上吧,除了示好,人家當初不是送了我們兩百塊袁大頭嗎?任曉光點點頭,好的。

              想起秦菲菲說的許亞軍是老軍統的話,任曉光真想推門進去打斷他們的聊天。但軍隊的規矩讓他不能這么做,伸出手又待敲門時,許亞軍的聲音傳了出來:

              “是的,軍座,國民黨垮臺無疑,我們必須另找出路。不過共產黨兇狠異常,決不能投靠它。最好我們走第三條路線?!痹S亞軍的聲音里充滿著自信。

              此時會客廳的郭爾桂,原本想誘導許亞軍協助自己暗中運作待機率部起義,卻不料這個對國民黨雖然信心喪失殆盡的參謀長,反共態度異常堅決,更沒料到他會提出走第三路線,一時找不出話說,只好一笑不置可否。許亞軍又道:“軍座,共產黨決不比國民黨好,絕對不可依賴。七十二軍老軍長余錦源在包圍圈派人向共產黨投降,還不是遭繳了械。我已把他投降的情況,向國防部報告了。他不忠不義,實在令人瞧不起!當然,我完全贊同軍座另找出路的高見,那就是另起爐灶,走第三條路線?!?/p>

              郭爾桂暗自慶幸沒有暴露起義企圖,于是將計就計,故作高興順水推舟地說:“對,我就走第三條路線!你先謀劃謀劃,搞個方案大綱出來,看看再說?!睆拇?,郭爾桂不時打出走第三路線的幌子,說些做些有損“黨國”利益的話和事,許亞軍及同黨都不以為意。

              聽了后面的對話,任曉光提起的心終于放了下來。他敲門喊了報告,請二位長官看戲赴宴去了。

            3

              由于中共瀘城中心縣委機要員歐陽扶林的被捕叛變,公開身份為迎暉書店的老板,實為中共瀘城中心縣委的負責人陳崇岳在書店被捕,一道被捕的,還有店員羅瓚緒和前來購書的二三兵工廠的地下黨員老王,一名店員在搏擊中被特務當場槍殺。歐陽扶林的叛變出賣,使瀘城中心縣委數名從事學運、工運、兵運的地下黨員同時被捕,一時讓中共在川南、在瀘城的這一地下組織遭到嚴重破壞,這條線上的同志或轉移隱蔽,或潛伏深藏,暫且歸于靜默狀態,直至兩個月后,上級才派員重新組建恢復了這一組織。

              老王的被捕,純屬意外。他本是川江特委下屬的川南周懷禮小組的一員。川江特委和瀘城中心縣委是中共川康省委直接領導下的兩個平行組織,本身并無工作上的交結,也無人員往來的橫向聯系。那天午后他從二三兵工廠進城向周懷禮匯報兵工廠黨組織已成功策反廠長陳夢雄的情況后,按理他應及時返回工廠,臨走時卻想起李樸生囑咐他,平時愛栽花種草的陳廠長,這段日子種養的花草枯萎了不少,看陳廠長心痛的樣子,讓他進城時去書店給陳廠長捎一本養花的書回來。迎暉書店離周懷禮開的魚棚子酒樓不遠,想想不會耽擱時間,老王就徑直去了。不料進門不久,就被圍上來的特務堵住了,其中一個特務認出了曾在師管區征兵處要求放還被抓壯丁的工友的二三兵工廠游行示威隊伍中領頭呼口號的老王,老王被特務認為是書店老板陳崇岳的同黨,一道抓走了。

              歐陽扶林被捕叛變的消息,任曉光還是冒險傳出去了的。那天上午歐陽扶林招供的時候,秦菲菲正在羅熙之的辦公室商談潛伏計劃和剿肅中共瀘城地下黨組織及武裝諸事宜。臨近中午,稽查處的行動隊長袁騰崗興沖沖地跑來報告:“歐陽扶林經不住折騰,招供了!”見秦菲菲在此,欲言又止。

              羅熙之擺擺手:“秦主任是上峰派駐瀘城的要員,不是外人。說吧,什么情況?”

              袁騰崗喜形于色:“這歐陽扶林是共黨瀘城中心縣委的機要員,昨夜根據線報,在大河街的暖香閣妓院被行動隊擒獲。經過一夜和上午的連續審訊,這小子扛不住了,承認了其身份,供出了迎暉書店等掩護點和人員?!?/p>

              “好!”羅熙之興奮地站了起來,“走,去看看。秦主任一起去吧?”

              秦菲菲笑了笑:“你們的案子,我就不插手了吧?我想看到的是結果,不是過程。羅司令你們忙吧,我先告辭了?!?/p>

              羅熙之哈哈一笑:“秦主任爽快!不過請你先別走了,午飯已經作了安排,聊表對秦主任親臨本部巡查指導工作的敬意。給我個面子,好不好?”

              “羅司令是前輩,客氣了!那恭敬不如從命,謝謝?!鼻胤品普酒饋砦⑿χf,“我給任曉光打個電話,告訴他不能和他共進午餐了??梢詥??”說著指了指桌上的電話。

              “你們這對小夫妻真是恩愛,不愧是校長和蔣夫人新生活運動的楷模!你請隨意,稍后?!绷_熙之笑咪咪地說完,和袁騰崗出門而去。

              和任曉光一樣,盡管秦菲菲二人直接受中央社會部之華東局的老潘,現在歸于關夢蘭的直接領導,他們和中共瀘城地下黨組織、川江特委乃至川康省委并無任何工作上和組織關系上的聯系交結,但想到作為機要員的歐陽扶林的叛變,很可能給瀘城地下黨帶來毀滅性的打擊,秦菲菲思忖了片刻,還是決定不顧上級讓他們靜默隱蔽的指示,將歐陽扶林叛變的消息傳遞給任曉光,希望他能夠冒險想辦法將這一危險緊急的情況通知瀘城地下黨,以挽危局。任曉光不是對她說過,他的街坊小老弟鄧光強和李樸生、洪大妹他們不是曾多次找借口和他接觸想策反他獲取情報嗎?任曉光已由懷疑到斷定他們是為我黨瀘城地下組織工作的人員,只是還無法判明他們是川江特委,還是川南特委或瀘城中心縣委哪條線上的同志。不管是哪條線上的同志,瀘城的地下黨組織都歸川康省委領導,他們或許能夠想辦法通過上級將險情通知瀘城中心縣委,以減少歐陽扶林的叛變可能造成的嚴重后果。危情時刻,只能冒險一搏,秦菲菲撥通了七十二軍作戰處的電話。

              “喂,曉光嗎?”找到了任曉光,秦菲菲輕言細語地說,“我在保安司令部羅司令這里談工作,中午不回家了,你在軍部吃飯吧?!闭f完,輕聲咳嗽了三下。

              平時中午他們都是在各自的機關吃飯,不回家的。所以秦菲菲打電話說不回家吃午飯,任曉光就感覺到了發生了什么事。那三聲咳嗽,是他們早就約定好了的暗號,意味著發生了緊急情況。任曉光的神經一下繃緊了,一邊豎起耳朵仔細聆聽,一邊對著話筒問:“好的,夫人還有什么吩咐?”

              聽筒里傳來了一串極其輕微的敲打聲,那是秦菲菲用摩爾斯密碼傳來的情報:瀘城中心縣委機要員歐陽扶林已被捕叛變,迎暉書店聯絡點暴露,能否想法將消息傳遞出去?

            “哦,夫人要吃水米子???我想辦法解決?!比螘怨庑睦镆惑@,臉上卻著輕松狀地回應說。

              秦菲菲用摩爾斯密碼傳遞情報,是怕保安司令部的電話有監聽,保密局西南特區瀘城辦事處,就對內部多處重要部門的電話予以監控錄音。

              放下電話,任曉光快速在腦子里思考著怎樣將情報傳遞給瀘城黨組織。他本想即刻前往迎暉書店傳遞訊息,但這樣做,不僅冒失,而是冒險!不符合他的特工身份和特工手段。他同迎暉書店的老板和店員又不認識,誰會相信他這個國軍軍官的話?而且,保不準還沒等他趕到,羅熙之已派特務埋伏在那里了,他一個駐軍的中校作戰參謀在不該出現的時間出現在那里,難免不引起羅熙之的懷疑,極有可能暴露他和秦菲菲的身份,這樣,就辜負了上級黨組織多年培養他們的心血和“長期潛伏,隱蔽斗爭”的囑托了。猛然間想起那句“夫人要吃水米子啊”掩人耳目的話,任曉光計上心來,決定立馬去找鄧光強,把消息透露給他,這小子或許會有辦法把情況匯報給瀘城黨組織。于是,任曉光當著同事的面,給羅漢場的四通旅社打去電話,找到鄧光強問:“你那里有沒有今天捕獲的新鮮水米子?個頭要肥碩大些的,你嫂子好這一口?!?/p>

              鄧光強那邊說有,正準備讓洪大妹給城里的魚棚子送魚呢。任曉光說洪大妹那搖櫓劃槳的小魚船,等她逆水送到時,天都黑了!這樣吧,你給我留幾條,我這就過來取。

              任曉光說完,到隔壁辦公室向處長告了假,又去警衛營借了一匹馬,朝羅漢場趕去。

              取魚的時候,任曉光以大哥的口吻囑咐鄧光強:“光強兄弟啊,目前時局很亂,聽說憲特警正在四處抓捕共產黨員和反對黨國的人士,你那二沖沖(二桿子之意)的性格,說話行事可要小心,不要到處亂跑,免得被誤抓了去?!?/p>

              “沒啥可怕的!”鄧光強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不是天天都是警笛聲亂飛,天天都有好人被抓嗎?我又不是共產黨,怕那些特務們個球!”

              “不是共黨就好,我就怕你和他們沾邊?!比螘怨庑α诵?,象是不經意間順口而出:“哦,對了,兄弟,你告訴李樸生洪大妹他們,這兩天可不要到城里的迎暉書店去,聽軍部的人說那里是共黨的一個聯絡點,瀘城共黨的一個機要員叫歐陽什么林的供出的。說不定這會兒羅熙之的人馬已經盯上那里了,小心誤撞進去被誤抓誤殺,不值得哦!”

              說完,任曉光靜靜地仔細觀察鄧光強的的反映,想從他的表情中判斷他是否聽懂了他的話,能否將這一重要情報報告給他的上級,不管鄧光強是地下黨哪條線哪個組的人員,只要他能將歐陽扶林被捕叛變的消息匯報上去,瀘城的黨組織就會盡可能地減少損失。

              鄧光強的額頭上沁出了汗珠。他呆怔了片刻,用胳膊抹了下汗水,笑道:“謝謝光哥的提醒。這天太熱,汗水都出來了。哦,光哥,這水米子出水不久會死,你快趕回城里,把它油炸燜煮了,不然會變臭爛掉,可惜了?!?/p>

              任曉光的目的已經達到,心中頓感釋然,知道鄧光強急于向他的上級報告情況,說了聲就此別過,來日再聚的話,策馬而去。

              周懷禮接到鄧光強電話報告的時候,一街之隔的迎暉書店那邊,突然傳來了一陣槍聲。心中暗叫不好,待趕過去察看動靜時,特務們正押解著書店老板陳崇岳和店員羅瓚緒從書店出來,讓周懷禮更為吃驚的是,被捕人員中,居然還有剛和他見面不久的老王!連忙折了回去,啟動應變方案。同時,繞過川江特委,直接向省委密報了瀘城中心縣委發生事變的情況,使這一組織的更多成員成功避險,脫離險境。

            4

              趕在國民黨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川南警備司令部成立的前夕,保密局及憲特警把川南一帶搞得腥風血雨,大肆捕殺共產黨人、進步人士和學生。陳崇岳等同志被羅熙之下令槍殺,壯烈犧牲。被殺害的,還有被誤抓的,毫無證據證明是共產黨的共產黨員、二三兵工廠的老王。使奉上級指示準備采取行動的川江游擊隊之瀘城武工隊的營救計劃落空。事后秦菲菲曾責問過羅熙之:沒有證據證明老王是共黨,你就下令把他槍斃了,郭軍長郭司令打電話訓斥我,說我們保密局瀘城辦事處視事不力,說你是“壯丁事件”那個老王讓你下不了臺,公報私仇,是不是太草菅人命了?羅熙之氣哼哼地回應:郭爾桂心慈手軟,事事都要講證據,還不讓保密局在警司設立稽查處,照他的辦法,豈不讓共黨到處有空子可鉆?你是知道的,共黨無處不在,羅某信奉校長蔣總裁的訓示:對共黨寧可錯殺三千,也絕不放走一個!說我泄私憤,有那么一點兒。

              羅熙之任司令和處長的瀘城保安司令部和保密局瀘城稽查處之所以要這樣做,是他從徐遠舉處得到消息:即將成立的川南警備司令部,將不設保密局稽查處,羅熙之的保安旅將由川警司管轄指揮,以后對共黨等一干赤匪的生殺予奪,交由郭爾桂任司令的川南警司和主席的黨政軍聯系會議“三堂會審”批準掌握,郭爾桂要講所謂的證據!

              成立川南警備司令部,是作為此時在四川的國民黨軍四個機動主力軍之一的七十二軍軍長郭爾桂,以在川南特別是四川西南角的雷(波)、馬(邊)、屏(山)為中心經營游擊根據地準備同共產黨長期打游擊提出的,實質是郭爾桂看準瀘城、敘府(宜賓)地處四川西南角上,便于解放大軍進攻四川時,自己的部隊不至被上峰調往它處,以利誘導部隊起義,同時可以堵住屆時逃到川西、川北地區的國民黨軍由川南逃往云南的通路。郭軍長不愧當過國民黨國防部的作戰廳長和陸軍總參謀長,后來的事實完全證明了他的預見性和判斷準確,當該軍起義后,為人民解放軍由黔北經川南奪取犍為、樂山,截斷國民黨軍越大涼山經西昌入滇的道路,提供了富貴的時間保障。郭爾桂放言準備打游擊的設想,得到了想在華鎣山經營根據地打游擊的第七編練司令部司令羅廣文的支持,于是郭爾桂慫恿他代為向西南長官公署主任張群提出成立川南警司。其時張群和四川省主席王陵基矛盾極深,正千方百計削弱王的權力,聽了羅廣文的建議,表示贊同。郭爾桂又通過在長官公署身居高位或要職的陸大同學,以保密局太擾民和插手軍務,不利于川南的防務建設和游擊區的經營等為借口,游說張群不在川南警司成立保密局稽查處,也得到張長官的認可。不過,張群認為川南警備司令部的牌子太大,會給王陵基造成從四川劃出一個省的感覺,找最高當局說事,打嘴皮官司,煩人!反正在瀘城成立警司,王陵基在川南的權力會極大地削弱,所以,權衡再三,在警司成立那天,牌子換成了瀘敘警備司令部,郭爾桂任司令兼黨政軍聯席會議主席。讓郭爾桂意外的是,瀘城專員兼分區保安司令羅熙之,雖沒在瀘敘警司任職,卻被張群任命為聯席會議副主任,顯然,張群對他老郭留了一手。不過,意外之余,郭爾桂心里還是挺高興的,畢竟,國民黨在各地的警備司令部,都設立了原來的軍統現在的保密局掌控的稽查處,獨他老郭的瀘敘警備司令部,沒有這一特務機構!

              瀘敘警備司令部的牌子,就掛在七十二軍軍部隔壁的一座兩進院落的門外。警司成立的第二天,郭爾桂以主席的名義召集了各縣地方法院、縣黨部行政專員、保安副司令、縣長、七十二軍軍法處長參加的黨政軍聯席會議,審理屠殺共產黨的案件。開會時間已過,一干人抽煙喝茶閑聊等待,卻遲遲不見郭爾桂現身。羅熙之在保安司令部那邊還有密捕共產黨的任務要布置,已提升為行動隊副隊長的共黨叛徒歐陽扶林和隊長袁騰崗在那邊廂侯著他呢!這邊的會議卻遲遲不能召開,怕時間延宕,走漏風聲,忍不住對七十二軍軍法處長水濤說老兄是不是去請一下郭司令?郭爾桂就在隔鄰大院的軍部,側門和這里相通,水濤點點頭就去了。

              其時郭爾桂正在接待一位不速之客,——二三兵工廠的廠長陳夢雄。陳夢雄是帶著滿臉怒氣來找軍長兼警司司令的郭爾桂表示強烈不滿和抗議的。陳夢雄說老王是抗戰初興從河南鞏縣隨廠搬遷來瀘城的老職工,技術骨干!他要是共產黨,那二三兵工廠的絕大多數員工豈不都成了共產黨?你看我陳夢雄這個少將廠長是不是共產黨?!上面還有人說你郭軍長通共是共產黨呢!

              陳夢雄這話,讓郭爾桂一怔,連忙打斷他的話:“老兄這話可不敢亂說!凡事都要講證據,老兄你是不是共黨,不能看像不像,而要憑事實證據說話。上面是曾有人懷疑我打過我的小報告,說我家徒四壁太清廉了,憑這點就誣蔑我是共黨。你知道當時蔣總統是怎么說的?校長說娘希匹!難道我堂堂黨國就不應該有清廉的人?!郭爾桂是國軍將領和黨政大員的楷模!”說畢,郭爾桂雙腳一靠,作了個立正狀。

              陳夢雄鏡片后翻了翻白眼,怒氣中帶著譏諷地繼續道:“既然你郭軍長郭司令都說了,判定一個人是不是共產黨,要講事實憑證據,那為什么還要槍殺老王?老王就是一個技術工人,他去書店,只是為了給我捎帶一本養花種草的書籍,卻被你們誤抓冤殺了!還在這里枉談講證據!你知道嗎?昨天廠里的工人得知老王幾天前被你們冤殺的消息后,群情激憤,準備罷工進城游行示威呵!”

              “槍殺老王的,不是我們,是保密局的特務!”郭爾桂聽聞二三兵工廠的工人準備罷工進城游行示威,心中暗自吃驚,怕事態擴大,給羅熙之一干憲特警以口實,造成更大的流血事件,忙解釋勸解道,“陳老兄請息怒。你所說的老王連同瀘城十幾個地下黨一起被槍斃的事,真不是瀘敘警司下令干的。你想,警司昨天才成立,我也是在成立會上從羅熙之作的《匪情通報》中才得知這件發生在三天前的事。當時我就很生氣,責問羅熙之為什么不報告?羅熙之卻說警司這不剛成立嗎?以前捕殺共黨,都是瀘城保安司令部稽查處和警局的職責,從今往后,一切聽命于警司郭司令的!我對他這陽奉陰違的話也沒啥好說的,只能暗生悶氣!不過老兄請放心,以后你那里但凡有事,可隨時找我溝通,我幫你協調解決。技術工人可是國家的財富哦!抗戰時期,二三兵工廠對國家的貢獻很大嘛!至于你說的工人們準備罷工,開不開工生不生產,不屬于瀘敘警司的管轄權限,那是國防部和兵工署的事兒;但特殊時期,萬萬不可進城游行示威,以免憲特警濫用戡亂的名義,傷及無辜,使國家的財富白白消失。你是知道的,軍統保密局那幫特務,可是殺人不眨眼的?!?/p>

              “你是威脅我嗎?”

              “不是。是忠告。如果事態發展到不可掌控,授人以柄,就怕屆時郭某不是坐視不管,而是無能為力??!”

              陳夢雄悻悻而去。

              水濤喊報告進門的時候,郭爾桂正在電話里指責秦菲菲,說保密局瀘城辦事處對瀘城站監管不力,槍斃共產黨這么大的事為什么不報告?!甚至連無辜的技術工人也殺了?!秦菲菲那頭說瀘辦事前根本不知道這事兒,都是羅專員所為,當然,捕殺共產黨,羅專員有這個權力。郭爾桂怒斥道:狗屁權力!聽著,以后槍斃共黨,必須經過警司聯席會議審理!你們保密局西南特區瀘城辦事處也不例外!說完,“啪”的一聲將電話掛了。

              “軍座,羅專員他們還在隔院等著你開會呢?!彼疂⌒囊硪淼靥嵝?。

              “什么狗屁聯席會!”郭爾桂余怒未消,“不就是專門研究審理捕殺共產黨嘛!這樣濫殺無辜,怎么得了!格老子,不去了,讓他們候著!”

              水濤臉上掛著笑容說:“所以,軍座不但這第一次聯席會要出席主持,而且每月一次的例會,也務必請軍座出席,以免他們大開殺戒,殃及無辜哦!”

              聽了這話,郭爾桂若有所思。是啊,對于這樣一個專門針對捕殺共產黨的聯席會,他原本是不想當這個主席,也不想參加這樣的會議的,怕不經意間沾上了共產黨的血跡,將來說不清道不明。盡管他追求進步,追隨共產主義信仰一二十年,可他至今還不是共產黨員??!他將這一想法密告他的老朋友,中共高層專門指派的他多年的單線聯系人后,得到的回復是須當這個主席,這樣才能盡可能地有效保護地下黨組織和人員。郭爾桂這才以完成上級交辦任務的心態接受了這一職務和工作。他之所以游說掉不在瀘敘警備司令部設保密局稽查處,一是怕處于特務長期近身的監視下,影響甚至破壞自己將來的起義;二是他察覺到在七十二軍,肯定有不少隱蔽的共產黨活躍分子在暗中做兵運工作,甚或悄悄地在保護他,策應他。比如任曉光,比如眼前的這位軍法處長水濤,就有可能是中共地下黨員。如果設立稽查處,朝夕相處,這其中潛入軍中的某位地下黨,難免不會被嗅覺靈敏的保密局特務發現,那樣就極有可能壞了大事!

              見郭爾桂沉默不語,水濤又提醒道:“軍座,還是開會去吧?”

              郭爾桂揮揮手:“走,開會去。不能讓那幫家伙亂來!”

              郭爾桂在會上重申了今后警司對共產黨的案子,需交由軍法處去調查,必須查有確鑿的鐵的證據,才能處決。

              這樣,直至郭爾桂率部通電起義,不僅瀘敘警備司令部從未殺過人,連軍警團聯合辦事處也沒再殺過人。

              因為,軍法處長水濤,其時為民盟成員,是中共暗中派來策動郭爾桂的。對郭爾桂的意見,他都支持!

            5

              盡管羅熙之的保安旅暨瀘城保安司令部之稽查處和保密局瀘城站動輒槍斃或活埋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的公開活動有所收斂,但其抓捕或暗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的行動一刻也沒有停止過。在這段山雨欲來的夏日,叛徒歐陽扶林帶著袁騰崗等一幫行動隊特務,活躍在瀘城所轄的幾個縣里,密捕或誘捕瀘城中心縣委所屬的來不及轉移和沒得到歐陽扶林叛變消息的地下黨員,腥風血雨一時驚悚川南,激起了以瀘城為中心的川南各路地下黨組織的憤怒,——叛徒必須除掉!雙手沾滿共產黨人鮮血的特務頭子羅熙之必須除掉!瀘城乃至川南最高軍政長官、反動軍閥郭爾桂必須除掉!

              作為川江特委和川江游擊隊在瀘城的負責人,周懷禮接到了上級的密令:須在最短的時間內,率川江游擊隊瀘城武工隊,將上述三名血債累累的反動分子鏟除!以討還血債,提振士氣,確保我黨在瀘城,在川南地下組織的安全。

              經過周密部署和詳盡偵察,加上內線提供的情報,一場針對歐陽扶林等的鋤奸除惡行動緊鑼密鼓地暗中進行著。(未完待續)

            作 家 簡 介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3)

              冰春,本名鄧忠義,瀘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著有長篇小說《川江英雄》及詩歌、散文、短篇小說集和影視文學劇本多部。長篇小說《戰將》獲四川省第十三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散文《飛翔的燕子》入選教育部語文出版社九年制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初中語文);詩歌《山海關》、《母親河》收入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周年四川文學作品選。作品曾獲全國、省、市等獎項,有詩歌、散文、短篇小說、讀書筆記收入50余種選本?,F供職于瀘州廣播電視臺,主任記者。

            相 關 鏈 接

              1、獨家首發!冰春長篇小說《川江英雄》連載今起在本網推出

              2、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一章)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

            (完)

            編輯:李永鑫


            關注川南在線網微信公眾號
            長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標簽:
            99久久精品无码专区免费
              <tbody id="zr0x9"></tbody>
              <nav id="zr0x9"><center id="zr0x9"></center></nav>

              1. <th id="zr0x9"></th>
                <button id="zr0x9"><object id="zr0x9"></object></button>
              2. <th id="zr0x9"></th>

                <ol id="zr0x9"><object id="zr0x9"><blockquote id="zr0x9"></blockquote></object></ol>

                1. <button id="zr0x9"></button>

                  <th id="zr0x9"></th>
                  1. <th id="zr0x9"></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