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zr0x9"></tbody>
    <nav id="zr0x9"><center id="zr0x9"></center></nav>

    1. <th id="zr0x9"></th>
      <button id="zr0x9"><object id="zr0x9"></object></button>
    2. <th id="zr0x9"></th>

      <ol id="zr0x9"><object id="zr0x9"><blockquote id="zr0x9"></blockquote></object></ol>

      1. <button id="zr0x9"></button>

        <th id="zr0x9"></th>
        1. <th id="zr0x9"></th>
          1. 川南地區綜合性門戶網站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一章)

            川南在線  發布時間:2021-07-23

            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

            □ 冰 春

            謹以此書,獻給為中華民族的解放和新中國的建立而英勇奮斗、浴血革命的先輩們!

              冰春長篇小說《川江英雄》(圖2)

            (本小說據真實歷史事件創作。根據創作的需要,小說中主要人物和瀘城均為化名)

            第一章 臘子魚洄游川江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一章)(圖2)

              (繪圖:魏聞聲)

              任曉光怎么也沒想到,和他接頭的,不是以往的單線領導老潘,而是美女特務、松滬警備司令部副司令長官鄧光謀的太太、警司情報一科科長關夢蘭。

              正是一九四九年的初春,不只是上海灘,而是整個滬寧杭,除了春寒料峭,便是人心惶惶。隨著國民黨軍隊遼沈戰役、徐蚌會戰(淮海戰役)、平津會戰(平津戰役)的慘敗終結,人民解放軍百萬大軍師陳江北,隨時有強渡長江,直取東南半壁之勢,南京國民政府,處于風雨飄搖之中。盡管百姓饑餓凄惶度日,白色恐怖搞得滬上腥風血雨,然而十里洋場依舊燈紅酒綠,夸張著紙醉金迷的繁華。

              任曉光和關夢蘭是在一個雨后的下午見面接頭的,地點在上海霞飛路7號明星咖啡館。

              換乘了兩次電車,任曉光走進咖啡館時,離約定時間還差三分鐘。不象現在的許多影視劇,無論是中共還是國民黨抑或抗戰時期的日偽特工,不論干什么,轎車吉普車都如影隨形。那時此類車輛還是緊俏貨,象任曉光這樣一個小小軍階的國民黨松滬警備司令部的少校作戰參謀,是無緣配置的。所以,他得提前從住地出發,乘長辨子電車或坐黃包車,以免交通堵塞耽擱了時間。每次他和老潘見面都是這樣提前出行,要么是他提前或遲到幾分鐘,要么老潘亦如是——但約定時間不能推遲十分鐘,超過十分鐘,先到的人自行撤離,需到下一個接頭地點或另訂時間接頭,——這是防范發生變故確保安全的需要。

              此刻,明星咖啡館因顧客稀少顯得頗為落寞。身著雪花呢便裝的任曉光環視了一下只有兩個似情侶般耳語的年輕顧客的大廳,徑直走到暗語中約定的三號桌坐下。這里視野開闊、斜對大門,窗外街景一目了然。任曉光向侍者要了一杯咖啡,摸出一包駱駝牌香煙,立放在桌上。立放駱駝牌香煙,是他和老潘過往約定的表明安全的信號。

              按照上次和老潘的約定,今天是任曉光向老潘交接情報的日子,聽候老潘帶來的上級最新指示。任曉光埋頭點煙的時候,一襲裘皮大衣罩著綢緞旗袍的關夢蘭進來了。當他抬起頭時,關夢蘭已款款而至:“任參謀好優閑喲,一個人在這里消遣?!?/p>

              任曉光心里一緊,剎那間閃過莫非老潘出事了的念頭,瞬間瞄了眼關夢蘭空無一人的身后,立馬起身笑道:“關長官好!星期天一個人在宿舍悶得慌,出來透透氣,看看能否邂逅一見鐘情的妙齡女郎?!毙φf時,右手看似不經意間抄進了大衣口袋里。

              “那你遇見了嗎?”

              “屬下不敢妄言?!?/p>

              “無聊!坐下吧?!标P夢蘭佯嗔道。說話間,已脫下外套,自己先坐下了。

              任曉光不知對面這個美女特務、國軍上校情報科長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來這里設什么圈套,心中祈禱老潘你可千萬別出現哦!坐下時順手將豎立的香煙盒拿起:“關長官抽一支?”

              “好的?!?/p>

              煙盒,平放在了桌面上。平安信號解除,預警信號發出,任曉光心中依然很是不安。他想關夢蘭來到明星咖啡館,一定是警備司令部得到了他和老潘接頭的情報,說不定此時明星咖啡館周圍早已警特密布,就等老潘出現,將他們二人捕獲呢!他得想法子將險情最大限度地發出,哪怕犧牲自己,也得確保老潘安全,——老潘是滬上中共地下黨的負責人,掌握的黨的秘密多了去了!可是,任曉光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如果關夢蘭是出門逛街順便來此坐坐,——她和鄧光謀的寓所就在霞飛路上,——并未偵知他是中共地下黨,豈不因自己的魯莽行動暴露了身份?

              任曉光下意識地看了看手表,離超約定時間僅剩五分鐘了。該作最后決定了!他為剛才的閃念感到好笑:哪有那么多可是如果巧合!地下斗爭來不得半點假設虛擬幻想!眼前要做的事,就是用槍頂著關夢蘭的腦殼,走出咖啡廳的大門,將動靜鬧大,方可確保老潘安全撤離。

              就在任曉光唰地站起,掏出手槍的同時,關夢蘭放下了咖啡杯,輕言細語道:“任參謀,在咱們四川瀘城,現在該是‘竹外桃花三兩枝’了吧?”見任曉光滿臉的驚愕,關夢蘭繼續笑道:“任參謀,你說是不是?坐下說話好不好?”

              關夢蘭是自己的同志?是巖鯉?驚疑中的任曉光將手槍收回了大衣袋里,邊坐下邊回應:“是的。此時老家的川南佛教名勝方山——云峰寺已是‘日照香爐生紫煙’的景象了?!?/p>

              “很多順川江而下的人,早已‘輕舟已過萬重山’了吧?”關夢蘭啜了一口咖啡,微笑著說。

              “真個是‘不識廬山真面目 ’??!”任曉光驚喜得語含顫音,想伸出手去握對面的美女同志,見關夢蘭端起了咖啡杯,伸出的手半途中拿起了香煙盒,點燃一支煙,以平復心緒。

              唐宋大詩人李白和蘇軾各兩首詩中的詩句,是老潘遇特殊情況或危險不能與任曉光聯系,預制的由特別指派人與任曉光接頭時的聯絡暗號,由接頭人從蘇軾的詩句起首,四句詩的順序不能出錯,暗號對上,來人即是代號臘子魚的任曉光的新上級——巖鯉。順便為看官說兩句,長江上游即宜昌以上四川境內之長江段,那時的人們習慣謂之曰川江。臘子魚是川人的叫法,學名即中華鱘。每年春天,中華鱘溯長江而上,經三峽洄游千里川江產卵生仔,待秋水盈盈時順浩浩大江回歸故里。巖鯉,是川江險灘絕壁中生存于水中巖縫石洞中生命力強盛的甲種一等魚。這些 大自然中的精靈,今天已不多見。當是時,出生于川江兩岸隱蔽戰線的英雄們,取其川江特有的魚類為其代號,不知是否有深意?待考。

              當下,關、任二人對上暗號后,關夢蘭輕聲批評了一句:“老潘說臘子魚是一個沉著冷靜的人,不想你剛才的舉動,還是有些冒失?!?/p>

              任曉光不好意思地辯解說:“我沒想到黨國上校情報科長竟是巖鯉。剛才的冒險,是為了老潘的安全著想迫不得已而為之?!比螘怨鈱㈥P夢蘭說的冒失改為了冒險,見關夢蘭不置可否的樣子,又說了一句道歉話:“對不起,巖鯉同志,是我心急魯莽了,我錯了?!?/p>

              關夢蘭輕輕一笑:“其實也不能全怪你。蔣家王朝崩潰前夕,軍警憲特四處偵捕我們的同志和進步人士、學生,提高警惕也沒什么錯,是不是?臘子魚同志!”

              聽著彼此稱呼自己的魚類代號,二人心中都感到有些好笑,搞不懂上級為啥要給他們取這樣的代號。

              任曉光問:“關科長,老潘咋沒來?是不是出了啥子事?”

              “沒事的。老潘另有任務,奉令離開上海了?!标P夢蘭臉色變得嚴肅起來:“曉光,上級讓我通知你,以回瀘城成婚的名義,即刻準備返回四川,執行新的任務。三天后重慶綏靖公署有架飛機返川,你隨機先到重慶?!?/p>

              接著,關夢蘭輕聲說了一陣話,但見任曉光一會兒面露不解,一會兒臉色凝重,一會兒又點頭稱是。末了,關夢蘭低聲強調:“曉光,你這次千里川江行,切記和組織只保持縱的聯系,不可發生橫向關系,大西南的特務,兇殘狡猾得狠哦!”

              任曉光低沉而堅定地說了句:“請組織放心,請關姐放心,我一定能夠完成任務的!”

              任曉光將他獲得的情報和掌握的國防部、江陰要塞的兩個內線關系,交接給關夢蘭后,關夢蘭就先走了。又坐了一會兒,任曉光離開了明星咖啡館。

              關于關夢蘭和鄧光謀的諜戰傳奇,筆者另一部長篇小說《戰將》中已有描述。只不過此時的任曉光,還不甚了解他們的革命生涯。

            2

              飛機從虹橋機場起飛,任曉光告別了戰斗過兩年多的上海。

              其實,任曉光在老家瀘城并無什么親人,只有一個離散多年的妹妹任曉芬,——父母死于自己從軍抗戰那一年日本鬼子沿川江的大轟炸,妹妹從此和他走散了。那天關夢蘭代表組織安排他以成婚的名義返川潛伏執行新的任務時,他感到頗為為難,也很尷尬。任曉光在陸軍大學讀書時,學校的話務員秦菲菲確曾對他有過好感,但談不上戀愛,自他畢業離校出川后,就再已沒和她見過面。這些情況 ,在他幾年前由老潘秘密發展加入中共時,就向組織作了交待。他任曉光至今單身漢一個,老潘也是知道的,回川成婚之說,從何談起?后來聽了關夢蘭的解說,他才釋然。原來一切組織上都作了縝密妥帖的安排,“相信組織,相信黨!”——老潘時常叮囑他的話,猶言在耳,暖流遍身。

              “少校,請你到前面來一下,郭軍長要見你?!闭诔了贾械娜螘怨?,被一位扛著中尉肩章的美女空勤人員柔美的聲音打斷了。

              “哦?!”任曉光有些莫名其妙,還是起身隨美女去了。

              美女引領任曉光來到一個肩扛兩星的將軍座前,任曉光覺得這人有些面熟,立正敬禮:“報告郭軍長,少校任曉光奉命前來晉見!”

              “哦,你就是任曉光?坐下說話吧?!惫婇L面帶微笑招手道。任曉光在他的對面坐下了。

              “你是淞滬警司的作戰參謀,還是陸大畢業的吧?你們鄧副司令光謀老兄可向我推薦過你?!惫婇L繼續微笑著說。

              任曉光終于想起來了,這位郭軍長,原來是國防部作戰廳廳長郭爾桂,自己曾隨行陪同他考察過淞滬的防務,抗戰后期就讀于重慶的陸軍大學時,他還曾來到歌樂山為他們這期同學上過幾次作戰戰略課呢,——也算是有師生之誼吧?想不到今天飛往四川,飛往抗戰時的陪都重慶的飛機上相遇了!

              “老師好!學生任曉光聽候郭老師的教誨!”任曉光唰地站起,改口稱郭軍長為老師,想以此拉近關系,為今后黨在川江流域的工作和發展打下一點伏筆??纯晚氈?,那時的國民黨黨政軍派系林立,山頭主義盛行,什么黃埔系政學系江浙系,中統軍統的,互相傾扎,相互拆臺,如果你沒有關系沒有后臺,不但不能發達,出了什么事成為倒霉蛋當了替罪羊的可能就是你,——用四川話說:沒有粉兒喝,干挨著去吧!

              話音未落,飛機一陣顛簸,郭軍長一把拉住身體晃蕩的任曉光坐下,笑說:“教啥子誨,你是回四川成親的吧?”

              “老師咋曉得?”

              “曉得的曉得的?!惫婇L說,“幾天前你們鄧副司令知道總裁讓我下部隊歷練歷練,重組七十二軍進川駐防,固守大西南,光謀兄特意為到上海收攏七十二軍舊部的我們設宴餞行,說有一位四川小老弟要回瀘城成親,讓我飛回時把你捎上。他把你的情況告訴了我,還囑托我在四川期間,對你照應照應哦?!?/p>

              “謝謝老師!謝謝鄧副司令!”任曉光作畢恭畢敬狀。

              “莫客氣莫客氣?!惫婇L笑咪咪地說?!澳阄叶际撬拇ɡ相l,陸大校友,相互照應是應該的嘛。愿不愿意到七十二軍,給我當作戰參謀?”

              郭軍長說他們是陸大校友原本沒錯,郭軍長是黃埔四期,陸大十期高級班的學員,但畢竟任曉光讀陸大時晚了他十余屆,況且他還給他們授過課呢!一日為師,川話的說法就是終身為父哦!到七十二軍當作戰參謀?關夢蘭給任曉光的指示是回川后先假意成婚,待機潛入重慶綏靖公署,一切上級皆有安排。想到這里,任曉光面帶謙恭,字酙句酌地說:“報告老師,學生和你不敢以陸大校友相稱,——你是我的老師喔!職下要感謝軍座的栽培,但能否到七十二軍供職,職下得稟承淞滬警司的旨意?!?/p>

              七十二軍在淮海戰役即國民黨稱之為徐蚌會戰中被解放軍包圍于陳官莊,軍長余錦源率部投降,跑出來了少部分官兵。郭軍長是從作戰廳廳長轉崗而至的新軍長,由其負責重建該軍,退守四川。此前已在上海等地收攏了一千余名官兵,搭建起了軍部和兩個師部的架子。郭軍長的部隊正溯長江而上,沿途招兵買馬,已整編成三個團的兵力。郭軍長邀任曉光加入七十二軍,確是亟需大量的軍官,加上任曉光既是四川老鄉又是陸大畢業,今后用起來可能好使,并不是因為鄧光謀的推薦,——鄧光謀可是黨國的老牌特務,曾深潛于日偽上層,背景身份復雜,郭軍長盡管和他私交頗好,內心深處還是提防著他的,——他推薦的人,說不定就是保密局的特務,搞不好就是一顆埋在身邊的定時炸彈喔!

              想到這里,郭軍長擺了擺手:“小老弟啊,沒關系的。啥時候需要幫忙,盡管來找我。目前軍部駐扎在重慶南岸彈子石警官學校,中校作戰參謀的位置,我可是虛位以待喔!”

              任曉光作滿臉的感激狀:“謝謝老師的栽培!有緣任曉光定當前來效命!”

              接著,郭軍長將前排的兩個人介紹給了任曉光,一個是七十二軍的參謀長許亞軍,一個是軍需官老 王。

              許參謀長有軍務要和郭軍長談,任曉光退回了原位。

              飛機到達重慶白市驛機場,正是夕照黃昏時分。

            3

              心心咖啡館位于抗戰時被人們稱為精神堡壘的解放碑民族路。它之所以聞名重慶,據說當年蔣介石的連襟、行政院長孔祥熙之女孔二小姐,在心心咖啡館巧遇重慶市警察局長徐中齊,二人互不相識,因抽煙借火產生誤會,孔二小姐猛抽了徐大局長一記耳光。平日里耀武揚威的徐中齊得知其身份后,送之以笑臉陪不是,——一時成為山城街頭巷尾的笑談,心心咖啡館因此聲名遠播。

              到重慶的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時候,任曉光走出陸大重慶招待所,喊了一輛黃包車,到精神堡壘遛了一圈,約模十時半,進了心心咖啡館。

              他是來這里和他的“未婚妻”見面的。

              任曉光和“未婚妻”并不認識,只知道她的代號是川江里常見的“黃辣丁”。

              已近正午時分,咖啡館里的客人漸次多了起來,西裝革履,長袍馬褂,中山服裝,旗袍繞繞,有情侶約會的,有談什么事情的,也有前來用西式午餐的,著美式國軍軍服的任曉光似不經意間快速觀察著每一個進來的人,判斷著是否被特務跟蹤監視盯梢,——臨行前關夢蘭告知他,川江流域特務橫行,大肆捕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重慶地區猶甚,黨組織遭遇嚴重破壞。當任曉光點燃第五支香煙的時候,一個拿著藍色坤包的美女上尉出現了,徑直朝他走來。

              居然是秦菲菲!

              和任曉光豎立的駱駝牌香煙一樣,藍色坤包也是接頭的信物。組織上說,在重慶心心咖啡館拎藍色坤包和他見面的女人,就是他任曉光的“未婚妻”。

              任曉光很紳士地請秦菲菲入座后,拿出了一個小方盒,里面是一枚鑲包著祖母綠的金戒子。給秦菲菲戴上后,笑道:“這是在上海托表姐買的,希望你喜歡?!?/p>

              秦菲菲觀賞著手指上的戒子,作驚喜狀:“哇,好漂亮的祖母綠!背后是不是刻著心心相應四個字?”

              “沒有?!比螘怨庑χf,“心心相印,在我們的心中?!?/p>

              “好有緣哦!這咖啡館的名字,——心心咖啡館,就是我們心心相印的明證?!鼻胤品仆駹栃Φ?。

              信物、暗語都對上了,兩人相視一笑,象久別重逢的戀人交頭接耳私語了一陣子,秦菲菲說我們去吃火鍋吧,給你接風洗塵。兩人就走了。

              讓任曉光感到驚奇的是,從上海到重慶,短短幾天時間,和他接頭的,都是打入敵人內部的同志,而且還是女的!讓任曉光不禁心生感嘆而感慨。

              秦菲菲早已不是陸大那個話務員了。1943年秘密加入中共后,受組織派遣,歷任盟軍譯員、軍統少尉至今的保密局上校,目前其公開身份是《中央日報》駐重慶綏靖公署特派記者、上尉銜。她的舅舅是國民黨陸軍中將,襄理川滇黔康作戰事務。其實秦菲菲的舅舅劉參謀長也是一名中共特別黨員,只不過那時黨組織在隱蔽戰線的隸屬關系極其嚴密高度絕密,秦菲菲不知道而已,暫且不表。

            4

              上了秦菲菲的美制吉普車,任曉光打趣道:“想不到你一個上尉,還有專車???”

              秦菲菲笑說:“明面上我是《中央日報》特派駐重慶綏署記者,實際上肩負著暗中監視綏署長官們的重任哦!這車是國防部保密局讓西南區調撥我使用的,——我這個上尉,可是保密局的上校,直接受 命于南京哦!”

              隨著三大戰役的勝利結束,我中國人民解放軍百萬大軍師陳江北,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的戰略部署已趨完成,中央要求我東南、中南、華南、西南各隱蔽戰線的黨組織,應未雨綢繆,隨時作好策應我大軍南下解放上述區域的準備。十天前,秦菲菲就是在回南京《中央日報》實質向保密局述職期間,她這顆安置在敵特內部的“閑子”,被上級黨組織激活了。單線領導“巖鯉”給她發來了密令,指示代號黃辣丁的她,即速回川,今天在心心咖啡館與從滬來渝的臘子魚接上關系,以假成親扮夫妻的名義,協助臘子魚在川江展開工作。同時,組織上讓她做好其舅舅劉參謀長的工作,以便臘子魚調入重慶綏署時安排好他的職位。

              起初接到假成親扮夫妻的任務時,秦菲菲心里頗難為情。她二十大幾的姑娘一個,至今仍是單身一人,讓從小將她撫養長大的舅舅舅媽很是為她的個人問題著急。不時要為她張羅對象,都被她以各種理由拒絕。猛不丁冒出一個未婚夫,自己羞答答啟口時,讓舅舅舅媽感到意外,盡管意外驚訝之后的是驚喜。而且,當她聽到臘子魚這一代號,心里就更加忐忑,想象不出對方的模樣是兇是丑是英是俊,但臘子魚的樣子確是碩大威猛的,水中咋一看見,怪嚇人的哦!況且,她的確不曾談過戀愛,——如果說在陸大當話務員時,和任曉光彼此心生好感,見面的機會多了幾次,也算戀愛的話,那秦菲菲勉強也算有過初戀。這倒讓秦菲菲想念起陸大的熱血青年任曉光來了,也不知他現在咋樣?是死是活,是敵是友?在想念中,秦菲菲又不斷告誡自己:別去想他了,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眼下最要緊的是如何完成上級交待的任務,革命利益高于一切,——有什么難為情不難為情的哦!

              及至見了接頭人,臘子魚竟是任曉光,現在就坐在副駕駛位上,秦菲菲內心的喜悅,難以言表,猛踩油門,吉普車差點和拐角處迎面笛聲嗚嗚呼嘯而來的一輛警車相撞。

              秦菲菲一個避讓,兩車急剎急停下來,急剎車聲刺耳欲聾。

              警車上跳下一個著便裝的特務,揮舞著手槍氣勢洶洶地跑過來吼道:“他媽的,開的啥子車,想撞死我們,放跑共產黨???!下來,看老子……”

              話音末落,秦菲菲猛地推開車門,讓叫罵著的特務趔趄了一下,隨即跳下車甩了特務兩巴掌,狠狠罵道:“龜兒子,兇啥子兇?你以為抓共產黨就可以橫沖直闖,草菅路人性命?你們差點撞了姑奶奶的車,要了我們的命,看我今天教你怎么做人!”說著,揮起拳頭要向特務打去。

              “秦小姐請住手!”這時,從警車上已下來四五個著便服或軍裝的特務憲兵,其中一個著中山裝長官模樣的人喊道。從車頭繞過來的任曉光將秦菲菲揮起拳頭的手拉下了。

              “都是自己人,誤會,誤會?!遍L官模樣的人近前抱拳說道。

              “你是……?”秦菲菲覺得此人有些眼熟,但一時想不起來他是誰。

              “這是我們羅長官。瀘城專員兼保密局瀘城稽查處處長?!眮砣松磉叺囊粋€隨從介紹道。

              “鄙人羅熙之?!绷_熙之又是雙拳一抱,笑著說:“秦小姐不記得我了?我們前天在綏署專員肅匪聯防會上見過的喔!”

              “哎呀,是羅大專員??!”秦菲菲想起來了,前天她列席重慶綏署各區專員“肅匪剿共”聯防會上,見過此人,記得他還用打火機給她點過一支煙。秦菲菲拉長的馬臉變成了嫵媚的笑臉,“羅大專員,抱歉抱歉。您看,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真是冒犯羅專員了?!?/p>

              “哪里哪里。讓秦小姐受驚了?!绷_熙之笑道,攤開手掌指向任曉光:“這位是……”

              秦菲菲笑著介紹:“任曉光,我的未婚夫,他是你們瀘城人哦。過幾天我們要回瀘城拜祭曉光的父母,然后結婚。還請羅專員多多關照哦!”

              “恭喜恭喜!”羅熙之又是雙手抱拳,“你們回瀘城,羅某理當盡地主之誼嘛!”

              秦菲菲說了一句謝謝,似不經意地問:“羅專員沒回瀘城,在重慶還有公干?”

              羅熙之象想起了什么,招呼手下快上車,急急地說:“本來昨天要回去的,前晚卻接到瀘城捕獲了一名共黨的密報,經不住審訊招了。今天中午他們要在解放碑接頭。我昨天讓江防軍的炮艇將共黨叛徒押解來重慶,正去指證抓人,趕巧遇上你了。要不要一起走一遭,給羅某好好報道報道?”

              “給羅專區報道請功是一定的?!鼻胤品朴梦⑿ρ陲椬刃牡膽嵟骸安贿^今天我和曉光還有事要辦,失陪了?!?/p>

              警車起動后,坐在羅熙之身旁的副官說這娘們兒就是一個上尉,狂什么狂,我看就該把她抓起來吃牢飯!羅熙之正色訓斥道你不才是一個中尉?背著我你在瀘城比她還狂呢!你懂什么?她的舅舅是綏署中將參謀長,她本人在南京也大有來頭,連我們的頂頭上司,——保密局西南區區長徐遠舉將軍也讓她三分呢!

              羅熙之的警車呼嘯而去后,秦菲菲不無焦慮地說:“我們的同志又要遭秧了。去不去救他們?”

              “咋救?”任曉光一拳砸在前車蓋上,平息了一下情緒,“菲菲,我們又不認識他們,不能蠻干。蔣家王朝崩潰前夕,敵人很瘋狂。但愿那個叛徒被捕后,他們那條線上的同志有所警覺。你說是不是?菲菲,隱蔽好自己,這是上級的囑托!剛才你對特務的舉動,就有些過火,冒失!”

              秦菲菲笑了:“你批評得對,曉光!不過呢,你離開四川這么多年,特別是在重慶這地界上,你不玩兒點派頭,來點硬的,不但嚇唬不住那些特務小嘍啰,反而會受他們的欺負哦!”

              二人上車絕塵而去。

              他們不知道的是,就是剛才這十幾分鐘和特務的折騰,讓羅熙之趕到解放碑時,遲到了三分鐘,讓接頭的重慶地下黨人產生了警覺,已安全撤離,避免了渝瀘兩地共產黨地下組織遭受更大的損失。

              路上,任曉光將在飛機上遇上郭軍長的事說了。秦菲菲說他邀你參加七十二軍,這是個重要情況,得向巖鯉同志匯報。任曉光說我也是這個意思,盡快上報。

            5

              拜見過秦菲菲的舅舅舅媽后,任曉光和秦菲菲的婚事定于十天后舉行。按照瀘城的習俗,任曉光要先回去拜祭父母,秦菲菲也要等上峰即保密局同意結婚的回復。

              這天,劉參謀長為任曉光和秦菲菲舉行訂婚家宴,地點在川江飯店的火鍋坊。座中有綏署的兩位同僚和郭軍長。

              重慶火鍋,以麻辣鮮香著稱。望著那鋪滿鍋面還未煮沸的七星椒青花椒,任曉光的頭上莫名冒出一層汗來。劉參謀長笑問:“怎么,川人還不敢吃海椒花椒?”

              任曉光邊擦汗邊回答:“可以吃可以吃。在京滬那邊好久不曾吃到,可能是心理反應,過敏性出汗?!?/p>

              郭軍長哈哈一笑:“就是嘛,川人不吃海椒,還算啥四川人!哎,小學友,到七十二軍的事,想好沒有?菲菲的舅舅,——劉參座向我推薦過你哦!當然嘍,你到綏署,以后升遷的機會可能大些,可要論領兵打仗,部隊才是歷練人的地方,——紙上談兵是沒用的!”

              “謝謝軍座,謝謝老師的栽培!”任曉光唰地站起立正,“參座已經吩咐過了,任曉光隨時候命向軍座報到?!?/p>

              “坐下說坐下說。今天是你和菲菲的訂婚宴,不要搞得那么嚴肅嘛?!惫婇L做出坐下的手勢,笑道,“你回瀘城之前來報到即可。到時給你一個任務,仔細察看川南長江沿線的地形地勢地貌,繪出防守和作戰要略圖?!?/p>

              “是,軍座!”剛坐下的任曉光又起立回答了一句。

              秦菲菲的舅媽劉太太喜上眉梢:“郭軍長,那就麻煩你今后對我的外甥女婿多多照應啊?!?/p>

              劉參謀長打斷老婆的話,提議大家干一杯,涮火鍋。

              火鍋鼎沸,熱氣蒸騰。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后,任曉光和秦菲菲繞桌挨個敬起酒來。

              關夢蘭接到秦菲菲郭軍長拉任曉光入伙的密電后,立即將這一情況報告上級。上級組織已從重慶綏署內線處知悉郭軍長的部隊不久將駐防瀘城川南一線,瀘城、宜賓、樂山是敵軍出川撤往云南的重要通道,做好七十二軍的策反工作,極其重要。上級命令任曉光借機進入該軍,命令中意味深長地加了一句:要保護好郭爾桂軍長的安全。

              兩天后,任曉光渡江到南岸彈子石七十二軍軍部報到,成為該軍的中校作戰參謀。

            (未完待續)

            相 關 鏈 接

              1、獨家首發!冰春長篇小說《川江英雄》連載今起在本網推出;

            (完)

            編輯:李永鑫


            關注川南在線網微信公眾號
            長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標簽:
            99久久精品无码专区免费
              <tbody id="zr0x9"></tbody>
              <nav id="zr0x9"><center id="zr0x9"></center></nav>

              1. <th id="zr0x9"></th>
                <button id="zr0x9"><object id="zr0x9"></object></button>
              2. <th id="zr0x9"></th>

                <ol id="zr0x9"><object id="zr0x9"><blockquote id="zr0x9"></blockquote></object></ol>

                1. <button id="zr0x9"></button>

                  <th id="zr0x9"></th>
                  1. <th id="zr0x9"></th>